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最终诊断_ 363.这伴郎有毒-

时间:2021-01-25 14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号西风小说最终诊断 363.这伴郎有毒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对于内陆大城市丹阳来说,明海的发展确实有些魔幻了,准一线和一线大城还有着非常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浦东的国际会议中心一点都不比上京的差,经手开办的都是国际性大会议。这次的医学研讨会算是近几年来规模最大的医学盛会,涵盖的医学科目也是种类繁多。

    医学下分了太多的学科,互相之间有联系,但更多的还是专业上的明显区别,所以绝大多数的医学分科都是各自开展会议,各自消化。

    像今年这样,特地分出两个月的时间进行多学科间的广泛交流,是非常少见的。

    相比起八月上京的各项慢性病防治与预后,明海的这一次更偏向于危重症以及创伤性的治疗和检查。详细说起来八月就是三高、各类慢性心脑血管疾病、自身免疫性疾病,更偏向内科一些,而十月的明海是以外科手术、内镜、介入和急救为主。

    为了参加这次峰会,全国各地的外科、内镜和介入精英齐聚明海,仅仅丹阳医院就去了28个人。

    和上次由朱岩牵头的米国那场大会不同,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全国性质的大会,讨论的内容全都是临床一线最复杂的病例和最前沿的研究。所以参会的都是各医院各科室的骨干精英,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。

    一辆刚从浦东国际机场驶离的大巴上坐满了人,一眼望去都是中老年朋友,倒是很符合这个平均数字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却聚着和周围完全不搭调的四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前排是高健和胡东升,一个闭目养神,一个耳朵里塞了耳机,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杂志,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。后排靠窗的是纪清,脑袋挨在玻璃窗上,随着车厢颠簸而来回晃动。他身边是个穿着蓝衬衣的男医生,很无聊地坐在座位上,两眼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推了推纪清,笑着说道:“我说纪清,你要是睡觉的话就把靠窗的位子让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唉,老纪,醒醒~”

    纪清被他烦得不行,只能皱着眉头抬起眼皮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换个位子,难得来次明海,也好看看窗外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你看风景干嘛.......”纪清抬手看看表,打了个哈欠,“一小时后之后就有会,是明济东院内科急诊主任吕老师主讲的心衰,接着是江平市一医院急诊主任严虹主讲的脑卒中,晚上还有......湛东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声音淡了下去,最后混进了大巴发动机的转轴......

    “喂,老纪,你怎么又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纪清自认祁镜绝对是这世上最烦人的搭档,但没想到这个家伙比祁镜还要麻烦,好好的午休被搅没了:“我说徐佳康,你错过了自家医院的接机大巴,我们好心收留你,你就算不感激也别来找我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看看窗外......”徐佳康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后他去了趟厕所,又碰巧手机没电,最后阴差阳错地错过了一院来接机的大巴车。里面自然有领队的问题,不过现在再去纠结那位大主任的过错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反正遇到了丹阳医院的车子,前后也就差了不到十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“行行,我不说了,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纪清松了口气,拉了一旁的车窗窗帘垫着,把脑袋又放了回去。这几天他是真的忙疯了,不仅要准备这次医学研讨会,还得为年底的婚宴作最后冲刺。虽说钱不需要他来支付,可朱岩只给了他一个容纳80桌的婚宴大厅,流程还得自己准备。

    以朱雅婷的脾气,这一辈子一次的婚礼是最重要的事儿。不搞点花样出来,她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而且朱雅婷早早就为自己找了好几位伴娘,但他这儿的伴郎人选却一直空缺着。眼瞅着婚宴将近,这事儿得尽早定下来才行。

    从机场去会议中心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对纪清来说蚊子再小也是肉。飞机上被无聊的祁镜闹了一路,现在难得能清静会儿,肯定要抓紧一切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无聊又亢奋的徐佳康来说,坐在一个完全陌生的车厢里,这半小时显得格外漫长。

    “老纪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纪,我能不能问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老纪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像催命符一样的声音,纪清不得不睁开布满了血丝的眼睛,回头看向他:“我劝你别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。”徐佳康环视了车厢一遍,竖起了食指,笑呵呵地说道,“问完我也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问?”

    徐佳康很实在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答应我一件事儿。”纪清坐直了身子,又打了个哈欠,“答应了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徐佳康也是糊涂,以为是什么医学方面的问题,再加上对方是纪清所以就放松了警惕,没多想就应了下来。然而纪清一开口,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12月25日我结婚~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一句让徐佳康有些不知所措,只是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回他:“额......嗯,那恭喜了,祝你新婚快乐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纪清早听烂了,没什么反应,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继续说道:“我这儿正缺一个伴郎,当天上午九点到,免份子钱。当天有加长林肯全程包接送,送全套订制的衬衫西装,还给你预备了酒宴小游戏的头等奖,临结束还会送所在酒店五星级套房七日豪华入住体验卡,还有......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说伴郎?”徐佳康略过了之后一大堆奖励,只盯着最开始的那个词,瞪大了眼睛,“我还是头一次被人邀请当伴郎。”

    “伴郎是人生里必不可少的重要经历,应该做一做的。”

    纪清见自己的一套物质组合拳已经初见成效,连忙话锋一转展开了下一波攻势:“我这儿只需要一位伴郎,新娘那儿却有五位伴娘。各个都是美艳动人,绝对的美人胚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了。”徐佳康显得非常专情。

    “有了?有也没关系,反正就是个添头而已。”纪清笑着不停地按着手机,继续说道,“怎么样,这事儿要不就这么定了,等回去以后我就送份请柬到你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怎么就定了?

    我还什么都没说呢!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!”徐佳康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“老纪,你周围那么多男医生,怎么还需要我一个外院医生来当伴郎?”

    “你长得帅呗。”

    “啊?是这样么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徐佳康手机里叮的一声提示音,纪清继续说道:“婚宴的酒店地址已经发到了你的手机里,到时候只需要按照婚宴流程去做就行了,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徐佳康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:“别!别别,我算想起来了,这伴郎有毒!”

    “有毒?有什么毒,你别这么说,哪儿有那么严重。”纪清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知道自己的忽悠又失败了,“就是做个伴郎而已,帮忙拿拿东西就行了......”

    徐佳康长舒口气,庆幸自己在最后关头踩住了刹车,没掉坑里。

    想想两个多月前,祁镜为了个病人来一院,搅得骨科一阵腥风血雨,把几个主任都“得罪”了。后来因为这件事儿,一院甚至还加强了对实习生的管理,切实改变了整个医院内部的教学环境。

    这是人干出来的事儿?

    就纪清和他的关系,要是成了伴郎,那还能活着走出酒店大门吗?

    徐佳康越想越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:“谁让你搭上了那个大魔头,基本是谁做伴郎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纪清当然知道这层关系,高健和胡东升早早就把这个差事给推掉了。当然推掉差事也是有代价的,想那么容易过关并不容易:“那你得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我给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1000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么多?”徐佳康有些诧异,“去年的行情才300一个人,就算今年涨价顶天也就500而已,怎么就直接上四位数了?”

    “拒绝当伴郎的得翻倍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哪门子规矩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纪清的怨念才刚开始:“听老祁说,你有女朋友了吧。”

    徐佳康点点头:“有了,刚谈的,不过那个时候她估计要应付期末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纪清根本不听他解释,继续说道:“两个人,那就是翻倍,2000!你不想给也行,当伴郎!”

    “怕了你了,2000.....能不能给打个折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徐佳康感觉自己遭了劫,平白无故就少了大半个月的工钱,这才想起来,一切都是为了问那个倒霉问题:“话说,那个大魔头呢?怎么没在车上见到他?”

    纪清没想到他要问的是这件事儿:“他一下飞机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?”

    丹阳的几所三甲医院的医生搭乘的基本是同班次的航班,早在九月初就订下的。刚才在飞机上徐佳康还见过祁镜,怎么刚到明海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下机后打了个电话,然后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其他人,纪清还会觉得奇怪,但祁镜一直都是这样神出鬼没的,周围人早就见怪不怪了:“估计是为了什么病例吧,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个精神病。”这时坐在前排的高健一觉睡醒,伸了个懒腰,说道,“这次医学研讨会里没有精神科,所以他准备跑一趟江平。在那儿有一场全国精神医学会议,说是要找人讨论讨论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病学的会议怎么跑那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觉得和其他学科的联动关系不大吧,毕竟是很小众的一个学科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挺小众的。”徐佳康叹了口气,“病人犯起病来,可不管是不是小众......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没错,不过在祁镜预设的诊断部里,他需要管的恰巧就是传染病学、遗传学、毒理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其中当然得包括精神病,因为实在太偏了,病人占比数量又小,综合医院的医生根本不会专门去学这个。

    此时的祁镜正坐在一辆私家车里:“几点能到江平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再半个小时就能到。”坐在驾驶座上的袁天驰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祁哥,其实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没必要再去麻烦那些老专家了吧。”

    祁镜很清楚自己给予的治疗效果,虽然从结果上来说挺不错的,但与他想要的还有一些差距:“你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,我觉得之前用的东西已经让你产生了‘耐药性’。”

    “耐药?不不,肯定不会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“药物”,袁天驰的右手就会忍不住抽搐两下。这两个月的集中治疗期可不是人过的日子,他总算有幸看清了祁镜的真面目:“祁哥,那个治疗挺有效的,我现在已经很安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分?”

    祁镜笑了笑,拿出手机翻开了备忘录:“8月30日,第一阶段治疗结束后的第三天,你晚上偷偷跑去了新开业的万达广场,偷了两个皮夹。9月15日,第二阶段治疗结束后的第五天,你下午去了电影院,拿了一部手机。10月2日,第三阶段治疗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些,你都是怎么知道的?”袁天驰不懂祁镜为什么会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,只能求饶,“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担心。”祁镜训诫完总得给他一粒糖吃,“相比其他人来说,你算是做的不错了,至少国庆长假之后就没偷过。我这次去就是和几个专家讨论下治疗方案,在一些细节方面再修改修改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,点击手动加载,不支持阅读模式,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!

    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